艾琳:微信社交,礼仪不可少

来源:华人娱乐app下载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:陈方炜 发布: 2019-06-04 14:56
我们都是微信的使用者,无论在哪行哪业,既然把微信当做必要的社交工具,就应该适当学习并遵守它的特有礼仪。

近日,有网友发帖称,自己在微信上回复了老板一个“嗯”字,结果被老板批评。老板认为,对领导和客户都不要回复“嗯”,这是微信的基本礼仪。而当事人则表示不能理解老板的说法,已经准备在月底离职。很多网友对这件事发表看法,认为老板的话不无道理。

从本质上讲,微信是个社交工具,而社交的本质自然在于沟通交流。我们整日面对的,看似是冷冰冰的屏幕,可这张屏幕连接的是两个或多个有血有肉的人,我们必须把真情实感融入字里行间,才能更准确地把思想传递到位。

既是沟通交流,那么,微信社交也应当如同普通社交一样,有一套需要被遵循的规则和礼仪。“呵呵”一词就是个鲜明的例子:“呵呵”本来用以形容人的笑声,是个再寻常不过的拟声词,我们平日里谈笑风生之时,肯定会不经意地发出“呵呵”的声音,这实在不足为奇。可若在微信的聊天界面上发送出“呵呵”两字,再配以一个“微笑”的表情,含义可就天差地别了。

“嗯”和“哦”虽不像“呵呵”一样,有网民公认的第二层贬义含义,但却也绝不是我们最欢迎的、最希望收到的回复词。在日常交谈中,我们把“嗯”、“哦”作为回应,并不会引起对方不适,因为当人与人之间面对面交谈时,除了言语,我们的语气、表情、肢体动作都能使表达更丰满,我们会在给出回应的同时点点头、笑一笑,使一个简单的“嗯”或“哦”显得不那么单薄空洞。而微信社交则不然。隔着冷冰冰的屏幕,我们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和肢体动作,也听不到对方的语气,对方此时究竟状态如何,究竟是否在敷衍,是否感到愉悦或厌烦,我们只能透过对方发来的只言片语加以想象。试想,我们怀揣满腔热情,积极主动地与对方沟通某事,期盼能得到对方同样热情的回应,等来等去,却只等到一个“嗯”或“哦”,尽管这声回应意味着对方已经收到信息、或赞同我们的提议,但短短的、单薄的一字回应,无疑会浇熄我们怀揣着的热情。

这样分析来看,帖子中那位老板对员工的批评也就不难理解了。我们都是微信的使用者,无论在哪行哪业,既然把微信当做必要的社交工具,就应该适当学习并遵守它的特有礼仪。比方说,尽量及时快速地回复消息,减少对方焦灼等待的时间;变“嗯”为“嗯嗯”,偶尔发几个小表情——这听起来像是在“卖萌”,可这种“卖萌”的做法在微信社交中有时是必不可少的,能为沟通交流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,能给对方留下热情积极、不拖沓的好印象。主动去适应这些礼仪,主动做出改变,才能让自己更高效地利用微信进行社交,更好地融入它,为白屏黑字赋予温度和情感。

猜你还想看:

艾琳:“羞羞”的广告干扰的恐怕不是孩子

作为一则寻常的避孕套广告,如果广告画面和用语都并不露骨,那么居民就并无充足理由要求撤除广告。

艾琳:不能盲目追捧“明星小药”

而绝大多数药剂代购不具备医学专业知识和技能,更不具备指导患者用药的权利。

艾琳:阅读要从娃娃抓起

对未成年人阅读情况的关注是大有必要的,这比单纯关注成年人的阅读情况更有价值:未成年人读多少书、读什么书、爱不爱读书,在很大程度上受成年人潜移默化的熏陶或引导,能间接揭示出成年人的育儿观念,以及对待阅读的态度。

艾琳:劳动者拒绝“996”既合理又合法

企业可以倡导“996”的奋斗精神,劳动者也的确应该具备奋斗精神,但不能过度吹捧夸大“996”的作用,否则就容易在盲目追求“996”的道路上迷失方向。

艾琳:别再让代写刷量以假乱真

模式不同,但对消费者而言,实质都是一样的:都是有了某方面购物需求,来到电商平台中寻找相关产品,浏览商家对自家产品的自我介绍、买家对产品的评价,据此形成对该产品的大概印象,继而凭印象好坏做出选择。

艾琳:要拍美照,何须摇树?

可是,即使没有花瓣雨,身着汉服的女孩脸上挂着惬意的笑,静静立于海棠树下,俯身拾起一片不知何时被风吹落的花瓣——这难道不也是另一幅别具意境的画面吗?

艾琳:不能让“读经”成为形而上学

“读经班”应该摆正位置,遵规守法,让学生在正常接受义务教育的同时得以吸收国学精髓,使“读经”成为画龙点睛的一件好事。

艾琳:经典剧翻拍,适度创新可以有

试想,如果《大话西游》只是一部恶搞原著的空洞喜剧片,如果至尊宝和紫霞仙子的故事丝毫触不到观众泪点,它又如何能承载情怀,承载一代人的珍贵回忆呢?

艾琳:乡村留人才,靠情怀更要靠制度

人才愈发优秀,数量也愈发增多,可无论是学农的大学生还是“状元村”的“状元”,似乎都并没有与乡村振兴挂上钩。

艾琳:“研究性学习”不能打假把式

学生本就不具备做好研究的能力,家长只得代劳,东拼西凑完成作业,再交由老师批阅。